失孤原型寻子路今日画上句号回顾《等着我》陪伴他走过的日子

时间:2022-05-11        

  今天上午10时,公安部“我为群众办实事”系列新闻发布会在北京瑞安宾馆召开。

  公安部刑侦局童碧山副局长表示,在公安部今年开展的“团圆行动”的背景下,警方利用高科技手段,在河南找到了郭刚堂被拐24年的儿子郭振(户口登记名郭新振)。

  1997年,郭刚堂年仅两岁的儿子郭振被拐,郭刚堂开始骑着摩托车去到全国各地寻找儿子的踪迹。数十年,郭刚堂骑行了近五十万公里,足迹几乎遍布全国各地。

  郭刚堂父子二人已于7月11日在山东进行了相见,自此,一场长达24年的寻找画上了圆满的句号。

  他满怀希望,充满信心,因为警方在全国基因鉴定库里找到一个疑似郭振的对象,如果比对成功,他将找到丢失了14年的儿子郭振。

  对他而言,这个结果不仅将给他奔波的寻子之路画上一个句号,也将实现他人生中最大的心愿。

  但是,当《等着我》的希望之门缓缓打开后,主持人舒冬给他带来的,却并不是他期待中的消息:血型复合比对失败。

  对于《等着我》,郭刚堂并不陌生,自《等着我》2014年4月开播以来,郭刚堂便是《等着我》寻人志愿者中的一员。

  在寻子的道路上,郭刚堂接触过太多离散的家庭,因为深切体会着离散的痛苦,郭刚堂更加坚定了一个信念:他不仅要找到自己的孩子,还要帮助其他离散的家庭实现团圆。

  看着希望之门,郭刚堂动情地说到:“我相信,终有一天,我的儿子会一边叫着爸爸,一边从希望之门的那端朝我跑来。”

  常年经受着风吹日晒的郭刚堂,身型很瘦、皮肤黝黑,只有45岁的他,额头和眉间已有了深深的皱纹,可是,泪光之下,他的眼眸却透露着难以名状的坚毅......

  那是1997年,27岁的郭刚堂生活在山东聊城的一个农村,妻子贤惠善良,两岁的儿子郭振活泼可爱。

  郭刚堂的心中充满了对未来的幻想:“要挣更多钱让家里的条件更好,要供郭振读书、上大学......”

  9月21日,郭刚堂结束了一天的工作,他本想回家的第一刻就抱着儿子,可还没进家门,却发现门口被人群堵得水泄不通。

  郭刚堂愣住了,仅仅数秒后,他便大哭着跪在了一百多位乡亲面前,求他们帮忙寻找孩子。

  郭刚堂的妻子因为自己没有看好孩子,早已哭得不省人事。“求求你,帮帮我。”成为了妻子唯一能说出的话。

  从那天起,郭刚堂便带领着父老乡亲没日没夜地寻找儿子,可是哪里还有儿子的身影呢?

  绝望、痛苦、自责,每分每秒都在折磨着郭刚堂的心,家乡没有儿子的踪迹,他便决定骑着摩托车独自去找儿子。

  十几年的时间,郭刚堂骑行了近五十万公里,足迹几乎遍布全国的各个省市,在路途中,郭刚堂遇到过数不尽的困难。

  有一次,郭刚堂骑着摩托车行驶在大别山里,突然狂风大作,雨点毫不留情地打在了郭刚堂的脸上、身上。

  一个不留神,郭刚堂连人带车一起摔到了石头上,剧烈的撞击后,他的左脚踏落在了悬崖边。

  可就在这时,印有儿子照片的旗帜被风吹得啪啪作响,郭刚堂抬头一看,顿时,流泪满面。

  郭振仿佛歪着头,含情脉脉地对爸爸说着一句话:“爸爸,我不是一直在陪着你吗?”

  “是的,我的儿子一直在陪我。”郭刚堂痛哭了一场,哭过了便擦干眼泪,骑上了摩托车继续前行。

  就这样,郭刚堂饿了就吃馒头,累了就随地而躺,最艰难的时候连给摩托车加油的钱也没有。

  每当他看到路边贴着的寻人启事时,都会默默撕下一张,放在包里,因为他心中有着一个念头:不仅要找到儿子郭振,还要帮助这些和父母失散的孩子回家。

  在寻子的道路上,郭刚堂最幸福的事,便是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,感受到别人一家团圆的幸福。

  每次,他把一个孩子送回家时,孩子都会跟他说:“你也一定会找到孩子的,不要放弃,你的身后有我们。”

  就这样,郭刚堂数十年如一日地寻找着,他骑行了近五十万里,骑坏了十多辆摩托车,一次次从满怀希望到失望,再一次次从失望中打起精神继续前行。“我除了新疆、西藏没有去过,其他省市基本都去了,南到海南岛,北到漠河,为了找孩子,我都去了。”郭刚堂从未想过,他从27岁开始找孩子,找着找着,他已快年过半百。

  虽然难,但郭刚堂没有感到绝望,更不会放弃,因为寻子路上,有很多好心人在帮助他。

  在高速路上跑错方向时,是警车护送他下了高速;没有钱吃饭了,街边的面馆主动伸出援手;免费的加油卡、一年四季的衣服,陌生人你20元,我30元的捐助;还有人们祝福的话语......

  这些“好”,都被郭刚堂小心翼翼地记录在了自己的本子上,他说,正是这些陌生人一次次温暖了他,才让他觉得寻子路上,他不是孤军奋战。

 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拐卖犯罪对一个家庭带来的伤害,为了让更多人免遭离散的痛苦,2014年3月,郭刚堂受邀参加了电影《失孤》的拍摄,其中刘德华扮演的父亲,便是以郭刚堂为原型创作的。

  导演彭三源也表示,当初拍电影就是想让孩子看到后能够主动来找爸爸,让被拐的孩子知道,他们的父母从来就没有放弃过他们,一直在等他们回家。

  “团圆行动”是公安机关开展的查找被拐失踪儿童的专项行动,全国公安机关依托高科技手段,以侦破拐卖儿童积案、查找失踪被拐儿童为主要内容,通过积极完善父母寻找失踪被拐儿童信息、广泛采集疑似被拐人员数据、及时组织技术比对核查。

  今年七月,利用高科技侦破手段,河南安阳一名男子的信息进入公安部专家的关注视线。在公安部刑侦局直接指挥和河南、山西两地公安机关的大力配合下,山东公安机关成功破获聊城“1997.9.21”郭新振被拐案,抓获2名犯罪嫌疑人。

  1997年9月,郭新振被拐案发生后,山东聊城公安机关立即成立专案组开展工作,受当时条件所限,案件没能及时侦破,24年来,一代又一代刑侦民警始终没有放弃,坚持不懈、接续侦查。

  今年6月中旬,案件取得新进展,警方在河南发现疑似郭新振下落,通过采血进行DNA比对,最终确认了郭新振的身份。警方围绕郭新振当年被收养的情况循线追踪,通过细致走访、深入调查,确定呼某(男,现年56岁,河南人)为该案犯罪嫌疑人,现因涉嫌另外一起案件被羁押于山西某看守所。经提审呼某,其畏罪心理严重,拒不交代。专案组围绕其关系人开展进一步侦查,通过分析研判发现,其当年的女友唐某(女,现年45岁,山东人)有重大作案嫌疑,公安机关在山西某地将唐某抓获。

  经审讯,唐某对1997年9月伙同呼某拐卖郭新振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。在大量证据面前,呼某最终认罪并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。经查,1997年,呼某、唐某两人相识并恋爱,9月一起在山东旅游期间为图财预谋拐卖一男孩。9月21日,两人窜至山东聊城,呼某在汽车站附近等候,唐某外出寻找作案目标,将在家门口独自玩耍的郭新振抱走,随后与呼某一起乘长途车返回河南,由呼某将郭新振贩卖。目前,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。

  这一消息令人振奋,最终,警方确认这位河南的男子就是郭刚堂寻找24年的儿子郭振!

  根据亲临郭刚堂认亲现场的公安民警透露,郭刚堂看到孩子健健康康时,他悬着24年的心终于放了下来。

  郭刚堂表示,虽然他已经找到了孩子,但是接下来仍会继续坚持在寻人路上,帮助更多的家庭团圆。

  他想对《等着我》的观众们说:“感谢大家的一直陪伴,让我等来了好消息。也想跟那些还没有找到孩子的家长说,不要放弃,在警方的‘团圆行动’中,相信会有更多的家庭会团圆。也想对那些还没有鼓起勇气迈出找家这一步的孩子们说,父母一直没有放弃你们,你们要勇敢迈出找家的这一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