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大不拆 为何总淹“我”?

时间:2022-05-16        

  宝安、南山,两次特大暴雨的“重灾区”,逢雨就涝的“黑点”。为什么多年前天灾的乱象总是聚集在同一地方,人为的干扰因素和防御措施究竟有多少?带着不少疑问,本报出动多路记者回访两次暴雨的“重灾区”,试图找寻到答案。

  暴雨昨日消退后,位于龙华坂田街道岗头社区鹏荣市场内一片淤泥。(记者潘播摄)

  “5·11”暴雨造成直接经济损失8000万 记者追问是否存在排水系统、“人祸”诱因

  2008年“6·13”暴雨,深圳西部宝安区、南山区,暴雨重现期达50~100年一遇,当年宝安区降雨超过600毫米,那场暴雨共造成深圳市8人死亡,4人失踪,全市出现1000多处不同程度内涝或水浸。

  5月11日,深圳再次遭遇大暴雨,强度仅次于2008年“6·13” 超百年特大暴雨,所幸未有人员伤亡。深圳市三防办昨天傍晚发布最新快报显示,这次强降雨集中在当日6时至22时,期间全市平均累计降雨226毫米,降雨中心的南山区、龙华新区最大累计降雨量超过430毫米。此次降雨持续时间长、短时强度大、影响范围广,是2008年以来深圳市出现的最大暴雨。据初步统计,此次暴雨给深圳市造成直接经济损失约8000万元。

  宝安、南山,两次特大暴雨的“重灾区”,逢雨就涝的“黑点”。为什么多年前天灾的乱象总是聚集在同一地方,人为的干扰因素和防御措施究竟有多少?带着不少疑问,本报出动多路记者回访两次暴雨的“重灾区”,试图找寻到答案。

  受前日持续罕见强降雨影响,深圳龙华坂田街道岗头社区多处地段发生积水、浸水现象。其中,地势相对更低的岗头社区中心围村鹏荣市场附近片区情况较为严重。据介绍,前日积水平均超过50厘米,最深处超过1米。该市场首层160余商户无一幸免,预计损失近千万元。

  昨日积水已全部退去,各商户正在进行清淤整理。受访商户表示,该地区由于地势较低加之排水管网不合理及老化,每年都会出现积水现象,但此次积水严重程度前所未见,有人质疑称排洪河道平日疏于维护、排洪总闸未能打开是此次严重积水的重要原因。此外,由于大部分商户没有买保险,很多人面临破产窘境,他们呼吁政府能给适当补贴用以周转以解燃眉之急。

  据鹏荣市场物业管理公司工作人员介绍,该市场主要分为商业步行街、餐饮区、菜肉农贸市场三大部分,地势较低的一层商户共有160余户,全部遭遇浸水无一幸免,初步粗略预计损失近千万元,“下雨一开始我们就开展自救行动,但是因为雨实在太大,人的安全是第一位,我们的精力主要集中在这方面。”

  据多位受访商户表示,前所未见的积水在前晚7时开始慢慢消退。积水导致该市场及附近片区供水供电中断。截至记者昨日下午6时发稿时止,被积水损毁的配电房已经更换设备,逐步恢复供电,但供水仍存在水压不稳定、水压较小等问题。

  多位接受采访的该市场的商户表示,该市场逢下雨积水由来已久,但像这次积水的深度和速度是从未有过的。

  前日早晨8时,李先生发现自己的饰品店内开始积水,担心商品被泡的他开始少量转移货品,“10时左右水位开始慢慢降低,我们都以为没事了。”但是,雨情的发展超出了大家的预期。很快,逐渐下降的水位开始猛涨,而且速度超出想象,“下水道不仅不下水,还像喷泉一样冒水,旁边排洪水沟水也倒灌出来,速度非常快。”据李先生回忆,开始他还想尽力转移并保存一些货品,但是根本来不及,考虑到自身安全,他来到市场二楼避险。

  同样来不及清货的还有经营服装店的郭先生,看到水位上升的速度不对劲,他和妻子立即停止保护存货,当他们最后在商场保安的要求下,撤出服装店前去二楼避险时,“水已经到了我的腰,这和我刚开始发现水位回升大概只有半小时。”

  就在绝大部商户来到二楼暂避时,药店老板张先生还在做最后的努力。“当时水已经到腰部了,我们还在店内想挽救一些存货,我怕那个玻璃门被水冲毁,还用身体撑着门,还好最后没冲进来。”张先生说,很多地势更低的路边店面,水深超过一米,很多店面只能看到招牌,平时行车的道路成了河道。

  多位受访商户表示,该市场及附近片区地势较低,每年都会发生下大雨积水的问题,但从没有像今年这样严重,“排水系统好像完全失灵了,排洪河道不仅不排洪,还向市场内倒灌。”一位商户表示。

  参与当时疏散商户的该市场物业公司陈先生说,鹏荣市场内的下水道数量和规格质量都符合相应标准,但因为下水道通往市场一侧的排洪河道,导致河道倒灌,下水道也就没意义了。

  “这个排洪河道是包括岗头社区在内的多个村共同使用的,有一个总闸口在五和大道附近。”在陈先生看来,对于排洪河道日常维护管理缺位问题严重,“平时里面有很多淤泥、生活垃圾堆积”。不过,更让陈先生疑惑的是,位于五和大道的排洪总闸没有及时打开。“8时多一开始下雨,我就通知三防办和相关水务站说一定要打开排洪总闸,但得到回应时电机出现故障无法开启。”陈先生介绍说,平日为拦截垃圾,五和大道附近的排洪总闸为铁栏网,但由于水流太大,裹卷而去的大量垃圾已将拦网堵死,形成一个“堤坝”,无法泄洪,导致水位越来越高。

  前日早晨10时多,见雨势不妙,陈先生和另外几名市场管理人员前往总闸口处,自行手动拉开了三分之一的总闸,“我们拉开是在11时30分左右,若能早点完全打开总闸,肯定要比现在好得多。”陈先生十分惋惜。

  面对前日暴雨深圳一片汪洋情况,市水务局排水处工作人员说,“因为降雨量太大,目前的排水管道设计标准根本无法正常将雨水及时排走。”

  据了解,与国内其他许多大城市一样,深圳排水设施设计符合我国主要设计规范,并且近年标准不断提高。2013版《深圳市城市规划标准与准则》规定,一般地区排水管渠应采用2年,低洼、易淹地区及重要地区选用3年~5年,立交桥、下穿通道及排水困难地区应采用5年~10年,下沉广场及特别重要地区可采用10年或以上。

  深圳市政府建设的市政排水设施均严格遵循当年规划标准。随着城市建设标准提高,对不能满足新规划标准的排水设施,将随城市道路或地块整体改造而逐步改造。市规划国土委正在牵头编制《深圳市排水(雨水)防涝综合规划》,将进一步提高深圳雨水管渠设计重现期标准。

  在下一步治理城市内涝过程中,深圳将会把70%的排水设施建设资金投向那些排水措施薄弱的地方,尤其是原特区外,并强化现有排水设施的管理专业化,提高运营维护水平。

  市三防指挥部办公室副主任田亦毅说,深圳的排水管网一直以来都是按照国家的标准建设实施的,前日“一片汪洋”的原因,一是暴雨强度实在太大(已超过2008年大暴雨),而设计能力远远不够。二是部分低洼地区排水系统薄弱,年头已久。三是一些排水系统人为遭到破坏,如被垃圾、淤泥堵塞等。下一步深圳将就如何应对特大暴雨天气提出整改方案,并对老城区管网进行逐步改造,三防部门也会制订相应的应急措施。

  “深圳大部分排水管道是按照1年1遇来建设的说法,不符合事实。”深圳市水务局排水管理处调研员陈筱云说:“这次的深圳暴雨带来的影响,绝不是某一个因素造成的,而是八九个巧合因素综合作用而成的。”

  陈筱云表示,深圳建市后20年间排水设计标准偏低,地下排水设施更新改造困难,最近10年才适当提高排水标准,但仍未达到新版排水设计标准。除却排水管道的因素,暴雨气象、城市总体规划与水务建设不同步、城市防洪体系中排涝工程建设滞后、城区排水工程设计标准偏低、排水设施运行维护管理不健全等问题,也都是深圳内涝不可忽视的因素。

  目前,深圳与国内其他城市一样,存在“重地上,轻地下”、城市迅速大规模发展而防洪排涝建设相对滞后的问题。由于规划布局的不合理,尤其是南山、前海和宝安区西部近海区域,目前仍处在“逢雨必涝”的境地。

  除却以上因素外,排水设施运行管理也存在不少问题和隐患。例如有些在建大型工程的施工单位不注意保护原有防洪排涝设施,甚至肆意侵占、破坏,引发新的防洪隐患等。

  前日深圳遭遇2008年“6·13”以来最强雨,约2500辆汽车被淹。这些水淹车损失保险赔不赔、怎么赔?如何投保才能最大程度地防范水淹车风险?日前,深圳保监局权威发布了水淹车保险理赔的几个常见问题及解答,给爱车遭淹的市民支招。

  汽车被水淹,保险赔不赔?根据有关规定,暴雨、洪水等自然灾害造成的车辆损失属于商业车险中车损险的保险责任。因此,车辆被淹后产生的施救费用、清洗费用、电器损失、内饰件损失等都属于车损险的保险责任,保险公司应进行赔付。

  投保了“全险”,是不是就投保了“涉水险”?市保监局表示,“全险”并不是一个严格的保险合同概念,要了解自己的车究竟上了哪些保险,最好的办法还是看一看保险单。对于“涉水险”来说,在投保时要向保险公司提出明确需求:因遭水淹或者涉水行驶致使发动机损坏也需要投保。

  如果车损险和涉水险都投保了,是不是就可以得到足额赔偿?市保监局称,由于车险条款一般会有免赔率的规定,如果没有投保“不计免赔特约条款”,那么事故发生后保险公司将在扣除免赔额之后赔偿。车主需要投保“不计免赔特约条款”,要与保险销售人员确认清楚。

  据深圳市三防办昨天下午最新快报显示,前日的暴雨导致全市出现约300处道路积水。宝安区107国道、龙华新区福龙路、深圳北站隧道、南山区桃园路、常兴路等积水超过1米,全市共约2500辆汽车被淹,约50处片区发生内涝。

  龙华新区观澜君子步老围村24号、宝安区107国道海雅缤纷城、龙华观澜桂兴路106号共约300人被困(已全部安全转移);共发生约50起次生灾害,全市约20条河流出险;39条供电线路中断,主要集中在宝安区、龙华新区以及龙岗区平湖辅城坳岐岭新村、布吉甘坑村等片区;截至昨日17时,还有9条线路因水淹严重尚未复电。

  全市42条道路因积水导致交通中断或严重拥堵,近400余条线辆公交车辆停运;广深和谐号列车部分时段停运,广深港、厦深线余趟列车不同程度晚点;深圳机场滞留旅客约1万人,航班延误出港51班,取消出港37班、取消进港27班。

  前天的大雨,据宝安区三防办的消息,宝安最大累计雨量出现在西乡街道办,为228.3毫米。同时,宝安全区接到积水78宗、车辆被困15宗,转移人员248名。在暴雨中,宝安遭受大范围积涝,包括南头关口、宝安大道、107国道等多处交通要道都成了停车场。

  本报记者昨日再次来到这些积水点看见,虽然环卫工人一大早就出动进行清理,但道路两旁仍然残留着不少淤泥和垃圾,南头关附近比较整洁一点,而国道就显得一片狼藉。而且每隔一段路,在一些路口就能见到被水泡坏了的小车在等候拖车救援。

  记者发现,这次被浸泡、积水的区域跟3月份那场暴雨造成的受灾区域几乎一样,都是从南头关开始,一直往西延伸过来,直到裕安路口附近。根据灾情记录,创业立交桥主道水浸深有50~80厘米深,辅道80~100厘米,港隆城附近约200米范围,辅道积水55厘米,裕安一路加油站附近积水50厘米……

  为何每次都是这里受灾?为何每次国道、关口都成了车辆游泳的池塘?带着这个问题,记者沿着裕安路口附近的107国道,把几个与107国道垂直交叉的路段都走了一次,记者发现,这几条路都是微微向国道倾斜,形成一定的坡度。当下雨时,可以明显地观察到,水是向着国道处流去的。也就是说,该路段的国道是一个明显的洼地。附近的一个士多老板也向记者证实,每次下雨该路段都会积水特别快,所以屡屡受灾。

  前天的暴雨,南山西丽一带成为大面积涝点。据了解,南山辖区市政道路普遍出现20至60厘米的积水,多条道路积水严重,交通严重受阻,部分路段交通一度中断。

  这次内涝受损最严重的当属车库,留仙居的车库里积水深达1米,大量车辆被泡在里面。而昨天附近的汽修厂外都停满了等候维修的汽车。跟留仙居隔一条街的新围更惨,据居民介绍,因为新围地势更低,附近的水都流了过来,前天的积水甚至没过了车顶。西丽一带是遍布小山、洼地的丘陵地貌,一直是逢雨必涝。记者和附近的居民探讨内涝的原因,普遍认为是洼地的缘故,积水过快,超过了下水道泄洪的速度,希望城建部门能对下水道进行拓宽改造,改变多年来内涝的现状。